梓潼_双狼双黑不足中

“やっぱり私なんかは早く死んだほうがいいです。”

【臆想】

太喜欢这篇了


但是梓枭没有给我明确回复她会做什么

有点可惜


uni_梓溪:

      “ねねねねね!!!!!听说了吗听见了吗?!!今天,可是梓潼死/期啊!!”


       “骗人的吧?!!如此令人兴奋的日子么?!!什么时候开始,在哪啊在哪啊?!”


        喂!!!!!!听说了吗听见了吗,这将是梓潼最重要的日子,自/杀啊!!!!


       美好淳朴,她想念了太久,想得到了太久,面对着这面前的景象——高楼之上,她在狂喜在抑制不住自己内心那份疯狂和喜悦,她太喜欢了,她爱死这令人畏惧令人作呕的一切,她爱死这恶心的感觉和对死亡无限的欲望。


       她的脚下都是为她而欢呼的人类,高呼着快去死吧的普通市民。她在笑着,嘴角无法抑制的不断的上扬,肮脏的笑声一声声散播在空气里。


      “各位!今天,将是我的死亡,我逃离这如垃圾一般的世界,感谢各位在此前来参加我的死亡盛典!”


       她高呼她呐喊,40层的高楼怎么可能有人听得见——谁在乎呢。


     她还没有跳,她在等,在等一个最重要的存在。


    “下来啊!!!!!”


    “不要在意下面那些人的话啊!!”


    “下来啊!!!!!!!!!”


     她来了她来了她来了她来了她来了!!!!!


     呐,快靠近我牵住我的手。


  


     对,就这样,紧握着不敢松开,明明眼神中只有惊恐却还故作镇定。


    快啊,这狂欢就要开始了。


    “啪。”


    甩开双手狂喜弥漫笑声肆虐向后甚至是蹬开敞开怀抱拥抱死亡。


    “呐,让我想想,你是什么表情呢,若。”


    在空中自由落体看着逐渐模糊愈发渺小的对方,捂嘴偷笑着猜测着。


    血肉模糊,不可挽回,没有痛觉,怀笑而亡。


   大家,参加了么?

[潼枭]记



是真实事例


uni_梓溪:

    三言两语总是能流露出很多情感的,譬如以下。






    “……”

    “没事”

    “我想你了”





    敲击出这句话的时候早就想好了对方平淡的“我也想你了”靠在墙边,退出QQ,翻看别的软件,可惜满心都是那句没什么意外的“我也想你了”。






   “我也想你!!!(哭)”





    当看完这条消息的瞬间捂脸贴墙生怕他人瞅见自己这幅窘迫的样子,脸上发烫的感觉是在令人难堪。




    艹。可爱,想太阳……咳咳,面壁思过嘴角还抑制不住的扬起,想象着对方若是在现实中这般模样真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





   也是,对于梓潼来说,梓枭一直都是那么一个傲娇,不会直白的说出喜欢,假装不在意的忽略,故意摇摇对方的醋坛子……谁能想到骨子里是个那么可爱的孩子。





    “……………………”




    “亲爱的”

    自己都觉得害臊的称呼。





    “我知道你想我”

    自己都无法直视的厚脸皮。





    “靠你别这么可爱”

    别这么可爱!!!!!!

    会被拐走的!!!!!!

    比如我!!!!!!!!





    “想吃掉(面壁思过)”

    打出此句时想象好的对方的一句甜味里带着点羞意的“不正经”。





    “唔啊”

    ?????!!!!!

   




    “不行我好想你”





    靠。



[潼枭]嘘,安静。

挑几篇喜欢的转转

和对象的


uni_梓溪:

    在彼此相拥入怀的情况下连空气都是甜的。



    相拥着,十指相扣着,薄唇相抵,被压在墙上的一方被动的接受着来势汹汹的爱意。爱怜的,炽热的,甘甜的,渴望的,交织在此刻。


  


  方才明白为何一旦开始就难以停止亦或结束,柔软的唇瓣品尝过后才知道流连忘返,舌尖的甘甜早已上瘾。




  停下的呼吸声尽收耳底,微敞的领口吸引着人的注意,解开第一颗扣子,顺势贴上侵蚀着。



  啊,不过梓枭好像更喜欢亲吻一点,当梓潼仰头停下片刻,朝前俯上,继而再度贴上唇瓣。



  又是一个蜜香甘甜的吻。

【梓墨】梓墨的日常

梓墨不好吗?


墨柒_学业为主写文其次:

好吧 那还能说什么 我也来写吧




cp:梓潼×墨柒




日常向 沙雕文




有轻微暗示自己最近那个严重关乎生命的病是什么




(qnm的高中数学 一生之敌高中数学




—————————————————————————




1.闲暇时的放松




补完课回来的梓潼随手把外套搭在衣架上,然后就看到沙发上缩在角落里盖着毯子的墨柒一脸严肃的盯着手机屏幕,紧皱眉头。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梓潼一边问着一边凑过去,然后墨柒把手机给梓潼看了看。




“……”“……”




相顾无言。




“啊,这该怎么办呢……”墨柒挠了挠头,深吸了一口气。




“要不我闪灵借你嫖?”梓潼有些无奈。




“不行啊……那样就算三星过了得到源石了,可我还要代理指挥刷材料呢……”墨柒十分认真的说。




“所以一个游戏为什么弄的这么紧张啊……我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梓潼叹了口气,嘴上这么说着但也打开了明日方舟。




“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是关乎我最后一管理智的关卡啊。”




“我懂我懂。”梓潼笑了笑,揉了揉墨柒的头。




墨柒视死如归的点了开始,两个人紧张的看着手机屏幕。




……




“拉普兰德天下第一!!!!过啦!耶!今晚吃千层酥!”




啊……没办法没办法,就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一个小孩。梓潼在心里想。然后想起了什么,拉开背回来的书包。




“买了巧克力味的pocky哦。”梓潼扔给墨柒。




迫不及待的打开后叼着比了个剪刀手,然后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人咬住另一端。




“别动。”




“靠,梓潼你趁人之危。”




 




 




 




2.关于数学题




墨柒有个坏毛病。




就是在做作业的时候如果钻研题的时间超过一小时,会不由自主的生气。




所以,数学题是墨柒最讨厌的东西。




她曾经愤愤的在毕业时烧了所有的数学卷子然后冷哼:“一生之敌数学题。”




然后,自从年龄的上升……




“艹……”墨柒狠狠的用手锤了下桌子,怒不可遏的盯着一张看起来很无辜的卷子。




“怎么了墨柒?”梓潼也停笔,仰头看了看对面气到想撕卷子的人。




“数学,不会,心态崩了。”




“没办法啊,接受现实吧墨柒前辈。”梓潼偷笑着,但还是得安慰一下。




“靠。愿梦里没有数学。”墨柒愤愤的起身喝了口水,然后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天花板。




梓潼能怎么办?还不是也要过去哄哄这个发了脾气的前辈。




“梓潼。”墨柒抱着teru闷闷的开口。




“怎么啦?”




“生气,要抱。”




“好好好,乖。”




真是……连撒娇也要这么找借口吗。




“等你到了高中,我可不会给你讲数学的。”




“???”




 




 




 




3.药




众所周知,墨柒身体不好。所以吃药也是常有的事。




梓潼贴心的倒好热水,然后递给墨柒。对面的人好像已经傻了。




“不想吃,苦。”




“自己作的,听话,快吃。一会水凉了。”梓潼拆开药的包装袋,递给墨柒。




“梓潼哥哥……”墨柒决定孤注一掷试一下撒个娇。




“卖萌没用,快吃。”




“可是你想啊,我越吃药就越容易加重病情啊……”墨柒虽然说是为了不吃药才想出的这个借口,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也没有错。




“……”梓潼果不其然有些愣住了。




“那你就吃那个药吧,感冒药先别吃了。”梓潼转过身又去找另一种药。




靠,那个药更苦。




墨柒是真没想到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




也没办法了,只好乖乖喝完药,不得不说中药实在是太苦了。




吐了吐舌头,墨柒赶紧又喝了点水,试图让药味消失。




“感冒的话……”梓潼思索着,手却已经先把对方拽了过来按在怀里,然后披上一条毯子。




“还冷吗?”梓潼低下头问。




“不……不冷了……”




梓潼相信墨柒现在一定是因为害羞才感觉不冷的吧,这么想着又抱紧了怀里的人。




 




 




 




 




————————————————————————




我也写的好羞耻




下次要写自己攻(。



我不是那种会恋爱的人

这东西很难

我也,很难再次去正视。


喜欢着你,寄情所有。


但却无爱,自作自受。


[梓墨]掌心的糖

是某位的点文,

按要求没有@

@墨柒_学业为主写文其次

CP:梓潼×墨柒

CP向注意 糖注意

互惠互利 梓墨🔒了

这么好磕的cp真的不看看吗(?

无主剧情 意识流(ntm)





——————





      我们存在的本身就是如你掌心的糖一样。







      “我遇到了一个很熟悉气息的人。”



       梓潼在遇到墨柒的时候如是说道,然后走近,看清对方的面庞——原来是真的。



       梓潼不是个爱说话的孩子,她只是在对方可以听见的范围内安慰了对方两句,盼着她能好一点。



       可喜可贺,对方却主动找来,在一切意料之外的情况下相交相识。





——————





       梓潼知道墨柒的情况不好,各方面的那种,可等到对方在自己面前慢慢诉说的时候她才发觉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得多她能说什么?能做什么?怎么办,不想看着她这样的表情,这样痛苦却还在微笑的表情。



       念叨着,然后很轻的环住对方,没有用力几乎都只是轻微地碰触到对方,又轻轻揉对方的脑袋。你告诉过我,哭出来会好一点。试图让人靠上自己的肩膀——我是你的依靠。



      我能看见你的伤口,看见你眼角的泪珠;我能听见你的悲伤,听见你内心的悲鸣;我能触碰到你伤口的深浅,触碰到你内心的最痛最软的一小块软肉……我是可以理解你的,所以你是可以无条件依赖我的。



       没有说出口,没有。于是梓潼就阖上眼,轻拍着人的背,感受肩膀的湿润。明明也是个孩子,为什么偏偏是她。叹着,然后抚摸她的伤。



 



  

      “梓潼哥哥!”



      ???????????

      快被吓着了,连刚入喉的饮料都进了气管,咳嗽不断惹得对方担忧了一阵。稍好了片刻又被对方嘲讽打趣着。



       什么啊,还不是因为这个称呼。操,什么称呼,不知道戳我性癖吗……好像还真不知道。梓潼抬头看这一张纯天然无害的脸莫名来了兴致,抬手就往那张肉少的可怜的脸捏去。



      “疼啊!!”



       于是墨柒三两下制止了梓潼,元气的时候会很惹人怜爱和开心,对着那个还在揉自己脸颊的人笑了两下又重新瘫软在椅子上。



      “梓潼哥哥?”

      “……哪里学来的?”

      “明明是我自己想的??”



       这么一想,多想的好像就只是自己而已,又重新坐直抓乱头发,对方没看懂这一方的举动,貌似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闲谈起一些日常



      个鬼,天知道梓潼怎么面对这一口一个哥哥的,也只有天知道梓潼怎么感叹这么一个孩子到底从哪里学的,叫的一声还比一声甜。要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撒娇的拖长最后一个字的音节——于是梓潼像炸毛的猫。



       就貌似被故意戏弄了一天,耳尖硬是快到晚安都还没歇下来,保持着最初的红。这怎么可以??这不行??明知对方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却没什么法子胜过一筹。



       ……可恶。等等,墨柒是比我大啊。啊……好像想起来什么可以说了。



       “墨柒。”

       “嗯?”

       “过来?”

       “哦,好?”



        明明就在不远处还是蹭着凑近了几分,特意招招手还让对方的耳朵凑到自己的唇边。



       “墨、柒、前、辈。”



       一字一顿还用双手固定住了对方,最后末尾终了顺着轻舔对方耳垂。



      据梓潼说,她看到了一个超红的小朋友,一愣一愣的跟她说着晚安然后再僵直着身体哒哒地跑开。



      挺可爱的。











       她们恋爱了,准确的说是确认关系了,不过梓潼不善吃醋,甚至有些直男,被说的时候还一脸搞不清楚状况,墨柒倒也没那么计较,只是开场气鼓鼓的随后又忘了同梓潼开心去了。



      但是也有那么些时候会稍微在意一点,因为对方是个,有很多迷妹的存在。



      起初梓潼知道的时候怀恨在心,问苍天为什么自己不是靓仔。她内心愤愤不平道。



      又是一个啊……梓潼吐魂看墨柒的一举一动,有的时候的接触实在令人难以忽略,明明自己都在减少两人间的肢体接触,让彼此慢慢适应这种亲昵的关系。



      缓步走过去,等到小迷妹走后才又只牵着人一只手,因为身高的原因只是从背后靠住对方的肩膀,静享片刻美好。



      “梓潼?”

      “充电。”



     索性墨柒依了人,放任她合上眼嗅着喜欢的沐浴露的气味去了。





——————



写这个真的好羞耻

跟墨柒聊天才稍微缓解一点

真的好羞耻好羞耻好羞耻。

中秋节快乐


【そらまふ开学季活动】听说了吗,そらる学长在追まふまふ学长哦!

    “呐,你们知道吗,本校目前人气最旺的まふまふ学长其实一直心有所属呢!”

    “骗人的吧,我看学长一直没有在爱情这方面的表现,你可别瞎说。”

    “不不不,据可靠消息,学长他啊,可是一直有一个喜欢的人呢。”

       她们口中的学长是个大二会唱歌会作词作曲,甚至在学校演出过的知名人物,不算帅气却是清秀的样子,接近一米八的身高更是俘获了女孩子们的芳心。而当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这样优秀的人在女孩子们的口中一直都是风云人物。

       女孩子们之间的消息传的广,传的密,连まふまふ本人都有所耳闻。可靠消息大概是自己某次聚会上和同学们的一次游戏袒露出来的,所以这一点不假。他根本不慌,因为他知道这段恋情就是个闹剧。

   まふまふ喜欢了那个人4年,除去孩童时期懵懂的感情,只算上正儿八经的爱恋,那也有足够4年。这4年说长貌似同龄人中都有这么一小段插曲,说短可那可是自己一直无法挥去曾经的阴影。可那个人现在在哪,家住何方,他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个人消失的一点声音都没有,まふまふ回忆着。

       他们曾经许下诺言,以后一定会在一起,一直,一直都陪伴着彼此,绝不离开。他们会在一起,租一间不大的房子,每天卿卿我我,说着过甜害臊的蜜语。当初想着是那般美好。

    “骗子。”まふまふ朝校内湖心丢去一块石子,无心打出了水漂。

       高中相约着的两个人,另一方却突然没了踪影,没了消息,甚至电话和通信的方式都注销,石沉大海。他去哪了?まふまふ问遍周围的人,同学、老师,甚至最后去翻了老师手里的通讯表,给他的父母打了电话。

    “……”当时的自我介绍和基本的礼仪用语都忘的差不多。

    “请问他去了哪里?”

    “不要问了,我们不会让你知道的。”
    “你就是まふまふ对吧,我们不会让你知道的,他也不想让你知道。”

    “他也……不想让我知道?”

    “嘟嘟……”

       电话以未完成的疑问句结尾。没关系了,毕竟他也不想让我知道,不是么……没了后文,他自暴自弃的一个人留着眼泪,蜷在墙角,用了一个暑假去消耗这份心情,把它藏在肚子里的最深处——当然啦,还要慢慢消化。

       怎么消化?写进歌词里,编到曲目里,快乐的音调却配着难过的歌词,懵懵懂懂的听众却有那么一点能感受到这其中的哀伤。

       也因为这个,他才在校园里小有名气,让女孩子们动了心。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拒绝掉第不知道多少个鼓起勇气找まふまふ表白的女生。

      那孩子低着脑袋,却不肯离开。扯着裙摆,咬着薄唇,不甘心已溢于言表。

      “我知道まふまふ学长心有所属,但是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试试呢?!”

       “啊这个……”

       “感情是可以淡忘掉的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在那一颗树上吊死呢?!”声嘶力竭。

       “很抱歉呢,但是就算我心没有所属,我也没有想谈恋爱的意向。”骗人,明明自己想找个依靠就此放手。

       女孩最终离开,带着泪珠子和满腹的委屈匆匆离开了。

       まふまふ独自依靠在墙壁,闭眼抬头渴望明天不要再有这种事情。

       老实来说,他真的没有想放手过吗?他试过,他试着和一个自己曾经扬言的理想型谈恋爱,但自己的孤独和无助每当显现出来,只会遭受另一方的指责和他人眼中的不关心、不心宽——这使得他愈来愈思念那个曾经在他最受打击时支撑着他的存在。

       本想减缓的疼痛却又因这减缓而加剧伤口的疼痛。太痛了。他骂着,却没有骂那个人,只是痛骂自己的懦弱与无能。


———————

       再一次有个备受热议的人攀上女孩子们心头,那人似乎是知道女孩子们的心思,还冲偷看的人招招手。

       “这么帅这么撩的人上哪里找啊?”

       “说得轻巧,你上啊!”

       “上就上,你掩护我。”

        一套老套的套问联系方式的问法,一套旧的故意相撞。女生愣在对方温柔的笑里和深湛的眸子——过于清澈。那双眼被刘海些许遮掩住,当仔细看的时候才能发现那其中的星星。

      “你好,这里是××。”

      “你好,そらる”

      “そらるさん方便加一下微信吗?”女孩笑着,撩拨着头发,掩饰着本心的紧张而不安。

      “可以哟。啊对了,你知道这个学校,有个名叫まふまふ的人吗?”他笑的很温柔,礼貌却又大方。

       “嗯嗯,まふまふ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可多女孩子因为他的歌曲喜欢着他呢。每周晚上8点,在那边为学生准备活动用的大厅里,还会有他的演出。”女孩展示出二维码,扫过确认后,暂时告了别。

       “成为了很优秀的人啊。”そらる很轻的笑着,阖上眼都能想象到他闪闪发光的样子。决定了,一定要去看。于是在温暖的下午,倚微风缓步走回宿舍。

       如约,そらる走进会场,夜晚独属于这里的喧嚣令他有些疲惫,打起精神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等待前一位表演者下台,主持人的串场,当听到“まふまふ”这几个字时,猛的被吓醒,疲惫的感觉全无。

      开场的气氛很强,在出来的瞬间令所有人安静。低沉婉转而忧伤开头,连绵起伏的衔接,最后是惊艳的高音。能明白吗,那种心情,想冲上去把对方抱在怀里,朝所有人炫耀这个人是自己的所属品——这种感觉被抑制住也是天大的打击。

       当そらる愣神浅笑目光全在まふまふ身上时,那孩子投下来一处目光,四目相对——まふまふ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思念他过头了,都已经出现了幻觉,错开视线,告诫自己好好演唱;可下一秒一声加油那是绝不会听错的,那个低沉而悠缓的嗓音是只属于那个人。

      他向那个声源望去,视线对上。一瞬间,两人同时祈祷时间就在此刻停下吧,往日的情绪一瞬涌上,差点当场落下一两滴热泪。他将眼泪憋回去,加快了整场的步调。

       再快一点,他祈祷,想再快一点遇到他。

       谢场落幕几乎连妆容都还在脸上,好看的样子被些许学妹堵住去路。好不容易用几句说辞离开,到了刚刚他在的位子——没有人。

      刚刚憋回去的眼泪啪嗒啪嗒尽数落下,委屈地站在原地,连妆容都一并被擦花。闷着声在原地哭完,终于打算收拾收拾心情回宿舍。

      “需要纸巾吗?”只是一只手伸出来,温柔还有点抱歉。

      “嗯……谢谢。”哭过连大脑都迟钝,接过纸巾下意识朝对方鞠躬,却下一秒愣在原地,眼泪越积越多。

       “一点没变呢,まふまふ。”面前的男人又抽出一张纸巾替人擦拭哭红的眼角和又涌出来的眼泪。

      ?!还没等そらる多干点什么,猛地被推开,多年来在心底的感情一瞬爆发,随意糊掉脸上的泪抹清视线,死板的面孔不给对方一点好脸色。

      “滚。”

      “まふまふ……?”

       “对そらるさん的感情已经没有了,请不要再打扰我了。”

       这是铁了心的话,そらる听的出来,那一刻连心脏都紧缩,似被什么束缚,被勒住的疼痛一时间有点令そらる快喘不过气。

       “哈?”

        他不想管,怎么可能,感情怎么可能说没就没?趁人不注意拉人入怀,却又被再次推开,还施加一拳,重重击中对方心脏。硬着头皮没有多余的寒嘘,正准备回头离开,却又被人背后抱个满怀。

      そらる稍比人矮一点,双手直接卡住对方的腰肢,稍微抬点头才能在肩部搁住脑袋。对方不乐意,朝后有意识无意识地蹬着,可惜是在身后被钳住,难以逃脱。

       “我出国两年好不容易回来”,他对着耳边轻语,知道对方会因此软了腿,“一开始给你留了信息你也没有回我,就当你好好学习了,回来才知道是另寻新欢了?”

       “そらるさん很搞笑耶”,糟糕的心情并不吃这一招,握紧拳头僵硬地在对方怀里,“明明一条讯息都没有留下,通信全部换掉,连自己在哪都不愿意让我知道。难道不是そらるさん讨厌我准备另寻新欢了吗?”

      把一肚子苦水倒给对方,奈何对方都没怎么理解。奈何两年的委屈哪是这么快能消化完的?终于挣脱开来的まふまふ被扯住手腕。

      “我不是给你留言了么?”

      “在开什么玩笑,从一开始就没了音讯,像失踪了一样 不要因为解释就随便编借口好么,そらるさん。”

      这貌似是一场误会,貌似彼此想起曾经そらる的父母一开始无法接受的场景,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可以就说得过去了。

      将错就错吧,他们念着。
   
      “现在怎么都不能原谅我对吧?”

      “……”

      “好,那我现在开始追你,再在一起一次,听到了?”

      “变态。”

      “说好了,我可是要追你了哦?”

      まふまふ听着觉得脊背发凉。

     大概在1个星期后,女孩子们不再谈论各家爱豆,目光聚集在这对儿张扬的情侣。

     “听说了吗,刚转来的そらる学长在追まふまふ学长!”

      “我看,早就成了吧,你还记得吗,上次广播公众そらるさん在电台告白まふまふさん,对方非但没生气,只是替今天直播的人默哀。”

      “对吧对吧,还有上次在节目下台之后强行把まふまふさん拉到台上问他愿不愿意在一起,没有客套的道歉,就撅着小嘴沉默哒哒跑下台,そらるさん倒是在后面笑的欢。”

      “太秀了。”

      “附议。”

      两个人听到传闻,躲在女孩子们的背后在大楼无人的后面交换一个缠绵的吻。


我也有那————————么喜欢你
墨柒自爆了身份,
但是其实一开始就猜到了!!
笑了好久还在边笑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墨柒太明显了”
我一直会在哦,傻子
未来也请多指教(笑)

我来挂你!!!!!
淦!!!!!